史锦顺 发表于 2019-5-16 18:18

       仔细读一读GUM,就会明白,不确定度体系的诞生,就是为了用不确定度的概念与计算方法代替经典误 …

        在“讨论:误差与偏差的异同”()的帖子里,您提出:“讨论题:基础测量(被测量是常量)与统计测量(被测量是随机变量),测量结果的表达,应有那些不同?”我于5月9日请您就基础测量(被测量是常量)与统计测量(被测量是随机变量)先各列举五个实例。只举五个统计测量的实例也可以,记得您说计量(检定/校准)是统计测量。可不知什么原因迟迟举不出来。原以为史老最近身体欠佳,现在看来多虑了。能回到原贴中举例吗?

“仔细读一读GUM,就会明白,不确定度体系的诞生,就是为了用不确定度的概念与计算方法代替经典误差理论的概念与方法。”

        您说的太好了!请问您是经典误差理论的忠实信徒吗?您的“误差元”和“误差范围”的理论不也是对误差理论的改造,请您整理一个系统的《误差范围理论》您也给不出来。您不也承认“不确定度”就是“误差范围”,那怎么您是对的,而不确定度就全错了呢?

“其基本根据就是“真值不可知,误差不可求”,所以要推行不确定度体系。”

        您这是乱扣帽子,经典误差理论也是认为“真值不可知,误差不可求”,自古以来是这么认为,将来也是这么认为,这不是推行不确定度的理由。推行不确定度的真正理由是解决经典误差理论中“测量误差”概念和评估方法的问题:我们说对某量R的测量误差是0.5,这个值并不是(测量结果-真值)的那个“测量误差”,因为真值不知道,这个测量误差是“测量的可能误差”,现在用“不确定度”取代,解决了概念上的问题。还有这个0.5的数值是如何评估的,经典误差理论有一套方法,可随便查阅相关教材,但是,国内外都存在些许的不统一,于是7个国际组织经过多年的努力,于1993年出版了GUM,2008年国际实验室认可合作组织(ILAC)也参与对GUM进行了修订。GUM就是用“不确定度”的概念,解决了“测量的可能误差”(您叫“误差范围”)的评估与表示的问题,他是误差理论的发展,一点都不稀奇,也不深奥。懂误差理论,知道点概率知识,知道一点点求导数(不懂也没关系),就能掌握GUM。GUM是系统的理论,您的“误差范围”我们没有看到系统理论,拿不出一个系统的理论,你上书一千次也白搭。

        不是我不尊重钱老,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应该这样理解,上百年的经典误差理论是‘三十年河东’,不确定度才刚开始那‘三十年河西!’,要是回头,8个国际组织的颜面何在,在国际计量、检测领域、实验室认可等“不确定度”的概念已被广泛深入使用,看看那些国际标准、国家标准、计量检定规程、校准规范、实验室认可相关准则、要求等等,你改的动吗?

        就像质量的单位“千克”和“斤”,老百姓习惯用“斤”,买卖菜什么的,没关系。但是,法律规定用“千克”,你生产定量包装商品你用“斤”试试,你出口商品你用“斤”试试!同样我们现在出具检测/校准报告,大家都给出结果的“不确定度”,你给出结果的“误差”“测量误差”、“测量的可能误差”、“误差范围”试试!

        现在是网络时代,您提到的这四位确实是计量界的名人,不过潘必卿和童光球都已过世,他们过去跟随抨击并不一定现在还抨击,网上可以查到朱鹤年教授的其中一个研究领域就是“测量不确定度在物理测量与一般测量中的评定方法的研究”。宋明顺教授是我的母校校长,他在计量学报2009(5期)发表过《已知包含区间条件下的分布确定和B类不确定度评定方法》,做过“已知先验信息条件下复杂模型测量不确定度评定方法研究”国家自然科学基金(50575215),还从中国计量出版社主编出版了《测量不确定度评定与数据处理》。 能说他们现在还抨击反对不确定度。

        GUM如果有问题,指出来改正完善它应该是正道,同志们一起努力吧!

 

相关新闻

联系我们

热 线 0755-27784155

电 话180-2695-097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在线报价

邮件:1981004853@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8:30-18:00

联系微信
联系微信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